相关文章

合肥电缆厂:

    由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具厂发展为电缆厂;因完成“政治任务”而发明国家专利;偶然所得的“绿宝”品牌延续至今……1956年内迁的合肥电缆厂可谓充满了传奇色彩。

    宋启和,1952年生,合肥人。1970年进厂,在厂里机修车间工作至1981年,后相继担任团委干事、宣传科副科长及团委书记等职,上世纪90年代为厂长助理兼营销部主任。

    电缆行业里的真“罗汉”

    合肥电缆厂始建于1956年。不过你可能不相信,电缆厂一开始和电缆生产一点关系都没有。

    1956年12月,上海合众文具厂为了支援内地建设迁到了合肥,一起过来的还有三十多名上海职工和十余台设备。当时人们叫它“三针厂”,这里说的“三针”就是指回形针、大头针和别针,除此之外厂里还生产洋钉之类的小型建筑材料。当时厂里只有拉丝和三针两个车间,设备也只有迁来时带来的拉丝机。在随后的三个月里,“三针厂”顺利完成了设备安装和人手扩充等工作。1957年3月正式投入使用,不过这时厂名已改为合肥拉丝厂,不仅生产三针,还生产铁丝。

    上世纪50年代是我国工业化进程的重要时期,国家开始重视国内电线电缆行业的发展,并着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电线电缆厂的定点布局。当时全国电线电缆厂的布点呈现“六大骨干,十八重点”的格局(行业内戏称为“六大金刚十八罗汉”),就是说电线电缆行业在全国有六家骨干企业和十八家重点企业。这十八家重点企业中就有合肥一家的布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合肥电线厂筹备处于1958年2月正式成立。有关部门当时就决定在合肥拉丝厂的基础上筹建合肥电线厂。然而由于当时解放不久,不仅是普通市民没怎么见过电线,就连当时我们厂里的工人师傅都不知道电线是啥玩意儿。在这种现实情况下,仅仅依靠我们厂的现有设备和技术水平,生产电线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为了应对这个问题,合肥电线厂筹备处招收了将近一百位学员,并将这些学员分批送到我国各地制作水平较高的电线电缆厂里学习。等到这些学员学成归来后,我厂才开始能生产电线,而且产品种类还很单一。省里考虑到这个情况,经过协调,分别于1960年6月和9月又迁来了上海的两家电线厂,它们的并入给我们厂注入了“新鲜血液”,带来了更多种电线的生产技术。

    1978年8月,经过二十余年的变迁发展,由三家内迁的上海工厂合并而来的合肥电线厂正式更名为合肥电缆厂。那时我们厂不仅在省内同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更已成为国家重点发展对象之一。

    “政治任务”产生国家专利

    其实,当初国家布点合肥电缆厂的目的之一就是配合两淮地区的矿业生产活动,因为安徽是煤矿大省,采煤对电缆的需求量和技术要求都较高。上世纪70年代,淮南煤矿从英国进口综合采煤机组,销售方给出的设备本身的价格还是合适的,但是为了狠赚中国人的钱,他们将这种机器配套的综采机组橡套矿用电缆的价格定得很高。

    这下我们当然不干了。你价高我不买你的,自己生产。于是当时国家就将生产这种综采机组电缆作为“政治任务”下发给合肥电缆厂。但是当时我厂只能够生产普通的橡套矿用电缆。虽然我们有英国那边橡套矿用电缆的生产标准,但是英国电缆的标准和我们国家以及国际上的标准都不一样。

    为了让我厂尽快完成这个任务,当时的合肥机械局局长亲自到厂里来开动员大会。当时厂里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大礼堂,就在两个车间之间的空处“凑合”了,但这也不影响职工们的热情,全厂职工都来参加了。没有那么多的椅子,职工们都自己带上漆包线盘子当小凳子去坐着听。其实技术人员都知道,制造综采机组橡套矿用电缆的关键就在于橡胶皮套的配方。这个橡套的配方很有讲究,含胶量大了,虽然耐压等级高了,但生产成本也会提高;含胶量小了,显然质量达不到要求。后来经过我们技术人员近一个月的用不同含胶量反复试验技术攻关,才研究出最合适的配方,使进口设备终于可以使用了。我厂生产出这种电缆,不仅是为国家省了外汇,更是为国争光。

    九十年代我们厂也有一种很有名气的产品,就是我们合肥有名的一个高科技项目——科学岛的托克马克装置(俗称“人造小太阳”)上的超导电缆的导体线芯。超导电缆的含铜量要求高,线径大小要达到标准,另外还要套一层金属管。为什么我厂只生产这一部分呢?其实也不是因为我们不能生产出完整的超导电缆,那是由于当时超导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其重要的,其完整的制造技术属于国家机密,所以国家规定不同的电缆厂只能生产超导电缆的一部分。

    现在国内电缆厂生产10至35千伏交联聚乙烯电力电缆已不是什么难事了,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可不是一件易事。因为生产这种电缆的条件比较苛刻。这种电缆的生产环境是绝对不允许有灰尘的,从送料、到工人进入机房,都要让蜂鸣机将灰尘吹干净;工人要穿上专用的工作鞋、服,才能进入操作间;就连仓库都是半封闭的。之所以要求这么严格,是因为一旦有一点灰尘进去,就很容易造成电缆击穿这样的大事故。后来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重新鉴定和验收,验收不合格的厂家就不再被允许生产这种电缆了。当时我厂不仅是全国第一批生产出10KV交联聚乙烯电力电缆的,也是全国第一批验收合格的厂家。

    偶然得名的“绿宝”填补产品空白

    如今说到“绿宝”牌电缆,相信大部分人,尤其是对电缆行业有所了解的,都知道这个品牌。要知道,这个品牌就是由我们厂创造出去的。

    上世纪80年代,省里开始要求产品要有商标和品牌。我们当时就在想用什么品牌好呢。也有人想了几个,但大家都觉得不是太好。一天,我们厂长正在洗手,销售科前来汇报说工商局已经派人来了,要求我们厂赶紧为产品定个商标和品牌,正好当时厂长洗手用的香皂的包装纸是绿色的,厂长一看,忽然灵机一动,便说:“要不就叫‘绿宝’牌吧?我们电缆是输送电的,电不是绿色能源之宝嘛。”众人一听,也觉得这个品牌不错,上口好记,还有深意。这就算在偶然间将“绿宝”牌定下来了。

    虽然品牌名称的确定有一定偶然性,但我厂对“绿宝”牌的塑造是毫不含糊的。“绿宝”牌真正开始在市场上立足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里面还有一个我为我们厂争取权益的故事呢。

    1996年,省里开展了“安徽省优质产品”和“安徽省质量管理优秀企业”两项评比活动。有一天我和厂长一起去主管部门省经委汇报情况,我正好看到旁边摆了一份报纸,上面刊登了这样一则消息:某厂(非我厂)为我省填补一项产品空白——10KV交联电缆。我当时脑子就蒙了,我们电缆厂在八十年代不就生产出这种产品了么?

    我很诧异,于是就指着报纸和经委主任说:“明明我们合肥电缆厂在8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制造出这种电缆,填补了省内空白。这家电缆厂在1996年才生产出来,怎么可以说填补了空白呢?”而这位经委主任十年前曾亲自参加了对合肥电缆厂这项产品的鉴定,对合肥电缆厂填补省内空白有印象。当即,这位主任便和我们厂长一起去找了分管副省长汇报。后来,这件事情反而促成了我厂获得了“安徽省优质产品”和“安徽省质量管理优秀企业”两项荣誉。

    合肥电缆厂在1998年前后达到最辉煌的顶峰,拥有近两亿产值,职工达到2500人左右。不过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合肥电缆厂已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作为它曾经的一分子,我将永远铭记它的辉煌。